区块链技术催生公证革新“分水岭”

区块链技术催生公证革新“分水岭”
一場疫情,讓很多領域不得不脫離傳統模式,從線下搬到線上。公證亦是如此,原本必須面對面辦理的取證和辦證業務,現在隻需點下手機即可辦結。這一技術叫“區塊鏈”,第一個吃螃蟹的是上海市徐匯公證處。該公證處在今年1月17日正式上線“匯存”區塊鏈存證平臺後,即遇到瞭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廣大居傢隔離的老百姓來講可謂雪中送炭,新技術瞬間“爆紅”。近日,《法治日報》記者實地探訪“匯存”後臺,現場體驗這一新存證技術給公證事業和其他司法實踐帶來的大變革。徐匯公證處主任潘浩說:“這是移動互聯語境下的一次科技變革,必將成為催生公證事業變革的分水嶺,我們在傳統辦證模式的基礎上,運用區塊鏈技術探索數據存證的應用,用戶足不出戶即可辦理公證業務,同時通過再造公證數據雲,打通各相關領域的數據壁壘,實現數據共享,進一步拓寬瞭存證數據的應用,我們相信這場公證領域的科技變革前景無限。”存證之變凌晨1點,某遊戲公司的法務人員打開“匯存”App進行攝像取證,對另一傢遊戲公司涉嫌抄襲該公司的證據進行瞭存證,隨後,這些數據證據被遞交到法院,順利走完訴訟程序,並贏得官司。“幾個月之前就發現他們抄襲我們的遊戲,而且都在後半夜推廣,每次推廣時間短且間斷執行,很難取證並固定證據,而且傳統意義上數據存證很難得到法院的采信。”該遊戲公司法務人員說。記者嘗試打開“匯存”App,並註冊瞭用戶名,發現諸如拍照、拍視頻、錄音、錄屏等存證方式都極其方便,即便是生手也能即學即用。據介紹,用戶錄制的照片、視頻、音頻在經過相關審核後,就可以即時傳輸到後臺服務器,區塊鏈技術的哈希算法給相關證據標註上代表特定時間、地點、經緯度的哈希值,以確保證據的唯一性和真實性。“這個平臺最大的特點就是用戶自主、隨拍隨傳,體驗感非常好,一方面減少瞭用戶的存證成本,另一方面大大提高瞭存證的高效、可靠和權威。”技術人員楊琦說,“區塊鏈上的哈希算法會把上傳的證據轉換成一列固定的字串符,這個字串符是唯一的,任何一個節點的改動都無法逆向推算還原原來的數據,從而上傳後的證據是無法篡改的,確保數據存證的準確性、唯一性和公信力。”打開徐匯公證處的檔案庫,陽光透過窗欞,投射到一排排巨高巨寬的檔案櫃上顯得有些灰暗,塵封的氣息撲面而來。然而,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將使得這些塵封的記憶被數據存證所替代。“公證存證歷經3個階段,即從檔案存證到電腦存證,再到雲端存證。”徐匯公證處辦公室主任曾志任告訴記者,早些年每個公證處都要置辦很多物業用作檔案庫,隨著檔案數量越來越多,檔案庫面積也越來越大,電腦出現後,我們便同時使用檔案存證和電腦存證,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使得雲端存證成為可能。雲端存證完全改變瞭傳統的存證方式,給公證員辦理公證帶來極大方便,也給今後公證數據的共享打開瞭便捷的大門。“區塊鏈技術之於公證,就像安裝瞭一條‘清潔管道’,以前在辦理公證中,就算源頭文件完全真實完備,但在走流程時還是存在損壞、遺失的可能,現在通過區塊鏈‘清潔管道’的導引,確保數據在流轉中‘幹凈安全’。”潘浩說。服務之變疫情期間,某公司就一商業合作與客戶進行瞭線上洽談,洽談的同時他們打開“匯存”App,對整個過程進行取證和存證;同樣在疫情期間,小李為辦理出國留學公證,也利用“匯存”App上傳瞭出生證明、無犯罪記錄等文件,足不出戶辦理瞭公證手續。“疫情的特殊需要,給區塊鏈技術在公證領域的應用提供瞭前所未有的機遇,很多客戶一聽說可以通過手機存證並辦理公證業務,都覺得是雪中送炭。”徐匯公證處知識產權部部長李運洪說。任何機遇都會選擇有準備的人,這次疫情進一步證明徐匯公證處前期引進和開發區塊鏈存證技術的方向是完全正確的。潘浩告訴記者:“這是我們改變服務方式和服務能級的一項有效之舉。俗話說,好酒不怕巷子深,但在新技術層出不窮的今天,好酒也怕巷子深,如果我們不主動出擊,再好的技術和服務都會被覆蓋和趕超。”從“坐等客戶”到“主動出擊”,從“被動改變”到“主動創新”,是近年來上海整個公證行業改變服務方式的一個縮影。徐匯公證處則致力於打造一個擁有主動超前、朝氣蓬勃的現代化公證服務團隊,力求改變用戶對公證的印象,力求將公證服務從懲罰性行為轉變為防禦性行為。“用戶至上這個理念始終貫穿於‘匯存’平臺開發應用的全過程,比如有的用戶隻想保留哈希值,並不想把隱秘內容放在平臺上,這一要求在以前根本不可能實現,現在則可以隨時存證、隨時調取。”徐匯公證處公證員劉瑋說。據悉,“匯存”平臺的服務將收取一定的費用,目前的收費標準是根據所取證或存證的照片、視頻的數量來確定,根據日常的平均使用量,設置瞭階梯標準。“我們要讓用戶花最少的錢享受最安全、最便捷的存證服務,我們要求工作人員做到‘沉浸式’服務,除瞭在辦理公證時提供‘一對一’專屬服務外,還需要學會指導客戶使用‘匯存’平臺,以確保用戶合法合規合理地使用新技術,確保數據存證的保密性和完整性,當好公證服務的‘店小二’。”潘浩說。前景之變今年8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就《關於加強著作權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保護的意見(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提出,完善知識產權訴訟證據規則,支持當事人通過區塊鏈、時間戳等方式保存、固定和提交證據,有效解決知識產權權利人舉證難問題。業內專傢普遍認為,最高法支持區塊鏈存證、舉證、固證的條款,是我國運用區塊鏈技術在著作權保護領域的重大司法創新,這既是對已有司法規定在具體應用場景的進一步延伸,也是對區塊鏈技術在司法存證應用方面的肯定。其實早在2018年9月7日發佈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也明確,當事人提交的電子數據,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或者通過電子取證存證平臺認證,能夠證明其真實性的,互聯網法院應當確認。而徐匯公證處開發應用的“匯存”平臺是我國首個應用區塊鏈技術的公證存證應用平臺。“現在公證領域的存證產品並不少見,但是嚴格按照司法審判機關的司法實踐要求開發的並不多見。”劉瑋告訴記者,“而且從我們目前推行的情況來看,從取證到存證,整個區塊鏈技術的應用非常順暢,完全符合司法實踐的要求,由平臺提供的相關證據也得到司法審判機關的廣泛認可。”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匯存”平臺已辦理取證、存證案件近3500件,出具存證證明2200餘份,存證後受理公證申請近230件,並有銀行、大型交易平臺等多個大型公司已經或正在進行區塊鏈數據的存證對接,目前已經有近13萬條哈希值數據。“正如相關專傢的判斷,區塊鏈存證技術在司法領域的應用將越來越廣泛,我們打造的存證平臺將不再局限公證領域,今後隨著‘一網通辦’等數據共享平臺的建立,各部門間的數據信息共享壁壘將逐一打通,區塊鏈技術將以‘清潔、完整、流暢、嚴密’的優勢確保數據的安全性、即時性、完整性和嚴密性,確保相關證據的權威性和公信力,從而進一步確保老百姓在每個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徐匯區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左靜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