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内斗”走向和解:詹克团重新掌权,正在推进上市

比特大陆“内斗”走向和解:詹克团重新掌权,正在推进上市
歷經反轉再反轉,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礦機制造商比特大陸長達近一年半的“宮鬥劇”終迎“大結局”。3月4日,天眼查數據顯示,比特大陸國內運營主體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已由吳忌寒變更為詹克團。澎湃新聞記者在國傢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北京比特的營業執照信息後發現,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確已顯示為詹克團,核準日期為3月2日。比特大陸對澎湃新聞表示,目前詹克團擔任比特大陸集團的董事長一職。國傢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的北京比特的工商信息國傢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的北京比特的工商信息自2019年10月詹克團和吳忌寒兩大創始人“宮鬥”之始,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之位開啟“輪轉”模式,先由詹克團變更為吳忌寒,再在2020年1月變更為劉路遙,後於2020年5月變更為詹克團,又於2020年9月變更為吳忌寒。直到現在詹克團再次執掌大權,重新擔任法定代表人。在此次法定代表人變更之前,曾有媒體報道稱,詹克團與吳忌寒於2020年12月達成瞭和解協議,內容包括吳忌寒辭去比特大陸CEO兼董事長的職位;詹克團以6億美元收購瞭其手上幾乎一半的股份;比特小鹿及海外礦場將從比特大陸剝離,吳忌寒將擔任做雲算力產品的比特小鹿的董事長;吳忌寒提名朱翔和劉建春為董事,負責風險控制和內部審計職責。對於上述和解協議內容,比特大陸向澎湃新聞表示,“和解協議屬於商業秘密,目前不便透露。”可見的是,吳忌寒曾在1月26日發瞭一條附帶密碼的推文,文字內容為“關於比特大陸兩位創始人的和解協議”。而目前吳忌寒推特的介紹為“比特小鹿董事局主席,比特大陸和Matrixport聯合創始人”。天眼查數據顯示,此次北京比特除瞭法定代表人、經理、執行董事由吳忌寒變更為詹克團之外,監事由葛越晟變更為朱翔。詹克團與吳忌寒走向和解的行業背景是,比特幣價格自2020年10月底開始強勢上漲,從11000美元迅速突破2萬、3萬、4萬美元,並在2月16日站上5萬美元大關。受此影響,比特幣礦機一機難求,價格也水漲船高。北京比特為吳忌寒與詹克團在2013年10月共同創建的公司,此後為瞭海外上市還搭建瞭海外控股結構。具體來看,通過註冊於開曼群島的比特大陸科技控股公司(BitMain Technologies Holding Company,以下稱開曼公司,即擬上市主體)全資控股註冊於香港的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簡稱香港比特),再由香港比特全資控股北京比特。目前,北京比特主要負責研發與管理。據此前比特大陸香港上市文件披露,詹克團為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6%,吳忌寒持股20.25%。吳忌寒的“政變”作為曾經的戰鬥夥伴,詹克團和吳忌寒曾長期擔任公司的聯席董事會主席兼聯席首席執行官,以“雙CEO”模式共同管理比特大陸,負責公司整體策略規劃及業務方針,兩人攜手走過初創時期的風風雨雨,也一同見證瞭比特大陸的一路崛起。詹克團擁有資深的技術背景以及15年的集成電路行業管理及營運經驗,曾半年內開發出比特幣第一代礦機,被稱為比特大陸的“技術大腦”。吳忌寒精通市場和金融領域,具有多年加密貨幣行業的經驗積累。但雙方的路線分歧也在2018年的比特幣熊市以及比特大陸赴港上市失敗中日漸顯現。傳聞芯片出身的詹克團主張把挖礦積累的算力優勢運用到AI領域,將公司轉型成芯片制造企業,而吳忌寒希望紮根加密貨幣領域,開發新礦機,並重倉BCH(比特幣現金)。2019年3月26日,比特大陸發佈內部信宣佈結束“雙CEO”模式,詹克團仍為公司董事長,吳忌寒則擔任公司董事,“退居二線”。僅7個月後,吳忌寒在詹克團出差之際發動“政變”,通過股東會免去詹克團香港比特的執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身份,並由自己出任新的法定代表人和執行董事。2020年11月7日,詹克團在朋友圈發文,稱自己在因公出差、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更換法定代表人”,並表示將拿起法律武器,重回比特大陸。自此,比特大陸的控制權之爭拉開帷幕。詹克團通過股東大會、法律起訴等各類途徑試圖反擊。詹克團不僅在2019年12月9日的股東會議上提出要罷免公司全體董事並選舉其為唯一董事,但遭拒絕,同日還向福建省福州市長樂市人民法院申請訴前財產保全,請求凍結被申請人比特大陸持有的福建湛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福建湛華”,境內銷售中心)36%的股權份額。另據彭博社報道,詹克團於2019年12月提交傳票,要求開曼群島法院撤銷股東大會上的決定,該次股東大會使他喪失瞭對比特大陸的控制權,取消其原有的每股10投票權,改為每股1投票權。2020年1月2日,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由吳忌寒變更為劉路遙,劉路遙同時出任北京比特經理,吳忌寒仍為執行董事。詹克團則借此機會於2020年2月12日向北京市海淀區司法局提起行政復議,申請撤銷此次變更並恢復其為法定代表人。2020年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區司法局作出準許撤銷的決定,比特大陸法定代表人之位再次回到詹克團手中。內鬥升級與短暫言和詹克團和吳忌寒的鬥爭曾一度白熱化,從“搶辦公室”到“搶公章”再到“搶公眾號”。2020年5月8日,詹克團方在北京市海淀區政務服務中心二樓52號窗口領取營業執照時,營業執照被吳忌寒方劉路遙帶領的人員搶走。2020年5月27日,詹克團發出一封《解除勞動關系通知》,以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身份,解雇該公司首席財務官劉路遙,解雇原因為組織、策劃並參與瞭搶奪營業執照事件。彼時,通知中未蓋有公司公章。當天,彼時吳忌寒控制下的比特大陸公眾號“比特大陸科技”也發佈聲明表示,詹克團無權以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或經理的名義從事任何行為,包括但不限於向公司員工發出通知、函件、指令等。聲明還表示,公司的公章目前合法有效,並未作廢,且由公司合法掌握並妥善保管。據當時現場視頻顯示,2020年6月3日下午,詹克團帶領一隊人員撬鎖強行進入瞭北京比特位於北京奧北科技園的大樓。當天,詹克團則在朋友圈和個人微博發佈瞭公開信,證實已於6月3日回歸北京比特辦公室,還發佈聲明稱示北京比特舊章作廢,啟用新章。而“比特大陸科技”則表示詹克團涉嫌偽造公章將追究其法律責任。僅6日後,“比特大陸科技”突然發佈《關於啟用新公章並作廢舊公章的聲明》,內容與此前詹克團發佈的聲明一致,並且此前發佈的所有聲明均顯示已被刪除。這意味著該公眾號控制權已由吳忌寒變更為詹克團。吳忌寒方則將宣發轉移至比特大陸官網,次日聲明稱2020年6月10日“比特大陸科技”登錄狀態異常,當日發佈內容信息虛假,並非北京比特真實意思。詹克團和吳忌寒雙方也曾短暫握手言和過。2020年6月23日,“螞蟻礦機ANTMINER”表示,本著為比特大陸負責的原則,兩位大股東派出代表,在熱心股東和熱心第三方的幫助下,就公司生產經營等基本問題進行瞭磋商,並初步達成瞭共識。但幾日後,該公眾號就刪除瞭此則公告。2020年9月15日,比特大陸創始人之一吳忌寒控制下的微信公眾號“螞蟻礦機ANTMINER”發佈公告稱,北京比特已於9月14日重新在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領取瞭公司營業執照,營業執照載明吳忌寒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這意味著,吳忌寒重新上位。但此後,雙方走向和解的消息也逐漸傳出。行業老二、老三已成功上市,比特大陸能否趕上歷時一年半,作為全球第一大礦機制造商,比特大陸這場備受矚目的控制權之爭終落下帷幕。但不可否認的是,內鬥給比特大陸帶來瞭巨大的內耗。尤其是在2020年5月後,詹克團重掌北京比特,吳忌寒退守香港比特之際,雙方各有倚仗,導致礦機訂單一度受阻。彼時詹克團掌握瞭比特大陸負責礦機生產管理及中國采購的公司——深圳市世紀雲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世紀雲芯)。世紀雲芯的上遊芯片供應商則為負責海外銷售、采購等業務的香港比特。香港比特不提供芯片,則世紀雲芯無法給客戶發貨。吳忌寒還掌握著北京比特的IT和財務。如今,結束瞭內耗的比特大陸能否重新上路?比特大陸向澎湃新聞表示,比特大陸集團將會繼續秉持著“聚焦算力芯片,讓人類數字世界更美好”的願景,2021年,比特大陸集團上下將努力保持人心思齊、人心思進、人心思幹的氛圍,不斷地加大研發投入,精進人員分工,完善業務模式,實現穩中有進。在上市進程上,比特大陸回應澎湃新聞稱,比特大陸的上市計劃正在有序進行中,有關進展將會依照正常流程及時披露。“上市前我們將會綜合考慮公司發展需求、股東投資者利益、上市適應性、產業發展等多項因素,選擇一個對投資者和市場負責的、最合適的上市方案。”比特大陸表示。目前,行業老二、老三嘉楠科技(NASDAQ:CAN)和億邦國際(NASDAQ:EBON)均已成功登陸美國資本市場。2019年11月21日,嘉楠科技在納斯達克上市,發行價9美元,成為全球首傢上市的區塊鏈相關公司。2020年6月26日,億邦國際也在納斯達克正式上市,發行價5.23美元,募資額1.0075億美元。而2020年10月以來的比特幣牛市也為這兩傢上市的礦機制造商帶來大量收益,嘉楠科技股價一度最高達到25.78美元,較發行價上漲186.44%。億邦國際股價一度上漲至13.70美元,較發行價上漲161.95%。